• 朱乐平

普京为什么打乌克兰


第三次世界大战序曲《一》

作者:朱乐平


俄罗斯军队已经集结了大约 20万名士兵以及他们的坦克、大炮、设备和野战医院,并在白俄罗斯境内沿其与乌克兰接壤的边界集结了许多其他人。这个规模几乎与整个乌克兰军队的规模相同,与美国在 2003 年入侵伊拉克时派出的部队人数也差不多。


在这种实力的悬殊情况下,打保卫战其实就是要自己的人民作人肉盾牌当炮灰,在西方国家很少获得民意支持。乌克兰百姓真实的状况是大多数想赶紧逃离是非之地,保护家人安全。普京也多次直接喊话,说俄军不想伤害普通平民,只想获得被“纳粹分子”控制的地盘。乌克兰总统泽林斯基一方面不允许乌克兰18岁到60岁之间的男性离境,一方面给他们发枪让他们打保卫战。俄军不会对手无寸铁的平民开枪,但是当他们遇到拿枪的武装力量,那开枪就不属于滥杀无辜。


直接卷入战争的第三方就是北约国家。如果北约不参战,乌克兰失守只是时间问题。如果北约参战,俄军从人数和装备上都抵御不了,那么普京如果必须拿下乌克兰,他最大的杀手锏就是核武器,可以把北约一举歼灭。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没有底气的口号都是空炮。那么下一步棋就会推到美国这边,因为美国是唯一可以抗衡俄国核武器的国家。


不言而喻,任何战争的最大受害方都是普通百姓。作为普通百姓,当受害者如果在所难免也至少应该做到不助纣为虐、不被战争的利益方作为人肉盾牌牺牲、不被邪恶忽悠还帮邪恶数钱。看看目前主流媒体和政客的煽情表演,可以使卖大力丸的奸商汗颜。大多数美国人早已不相信主流媒体的煽动。川普一直把主流媒体称为人民公敌,当下对乌克兰众口一词的表忠更证明的川普的正确。


真正的勇士拒绝任何道德绑架,敢于面对真实的世界。真正的同情不是廉价的口诛笔伐而是长远的利害考量和担当。如何不把全人类引向毁灭?如何把握时机化险为夷?智慧往往与连篇累牍的讨伐与泪影婆娑的煽情南辕北辙。稍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都在花时间通过各种主流媒体封锁的渠道去了解普京发动战争的真实原因,理解谁是这场战争的始作俑者、推动者和利益方。


普京为什么必须现在出兵乌克兰呢?


一、地缘危机


乌克兰事件的根源在于 30 多年前苏联的解体。我们今天所知道的现代国家,如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和其他国家,都曾是前苏联的一部分,这些地方的人民都因共同的历史而紧密相连。苏联解体后取而代之的是15 个新独立的共和国。其中最大的一个国家俄罗斯的人口只有前苏联的一半,经济规模只比西班牙大一点。与此同时,曾经由中央政府和莫斯科主导的大量俄罗斯领土一直在缩小。


冷战期间,欧洲大陆有两个相互竞争的军事联盟:西方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北约)和东方的华沙条约组织(华约)。华约实际上由莫斯科操控。北约的主要军事力量自然是美国。按道理北约的军费由各国分摊,但是川普上台后一直抱怨欧洲既不出力也不出钱,美国其实就是一个冤大头。从莫斯科的角度来看,华约这些国家为抵御其主要对手北约的任何潜在军事入侵提供了巨大的缓冲。从西边的荷兰到东边的乌拉尔山脉,整个欧洲的这一部分被称为北欧平面的地理特征是它几乎完全平坦。在德国北部的形状像一个宽度很窄的漏斗。但随着靠近乌拉尔山脉,嘴巴会越来越宽。随着开放平面在东部变得越来越宽,在其整个长度上防御变得越来越困难。因此,从以莫斯科为基地的任何政权的角度来看,无论何时何地,无论意​​识形态如何,都必须尽可能多地将控制权向西扩大到这个开放的平面。为了缩小他们在冷战期间与西方发生冲突时需要防御的差距,莫斯科政权对这一地带的控制达到了历史上最大的程度,甚至直接或通过代理人穿过东德,牢牢控制整个漏斗的更广泛部分。奥地利和芬兰保持中立,南斯拉夫是一个不结盟的共产主义国家,这使莫斯科不用真正担心北约的入侵。


但自1991 年以来的 30 年间,情况发生了巨大变化,对莫斯科不利。今天,东德、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的前华约领土都成为北约的一部分,而立陶宛、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等前苏联加盟共和国本身也都成为北约的一部分。这一现实已将北约前线推向更远的东部,如果你坐在莫斯科的克里姆林宫,你仍然认为北约是一个敌对的军事联盟,或者将来可能成为一个,那么这种情况的严峻是可以理解的。在苏联解体后的几年里,许多新独立的共和国成立并加入了自己的军事联盟,称为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在欧洲由俄罗斯、白俄罗斯和亚美尼亚组成,但不包括乌克兰,所以它在西方的北约和东方的集体安全条约组织之间仍然是一种中立区。


可以很容易地看到为什么乌克兰现在并且永远都是莫斯科的地理核心利益。如果乌克兰成为北约成员国,它将使北约前线远离喀尔巴阡山脉,并跨越北欧的更广阔区域,并将新的防御前线置于近 2300 公里的开阔地带。如果北约成为敌对侵略者,或者将来可能成为敌对侵略者,俄罗斯在大平原上与敌人作战保卫国土安全几乎成为不可能。


二、能源争夺


乌克兰除了地理因素外,它的能源也是利益纠纷的焦点。虽然俄罗斯的经济体量也就比西班牙大一点,但从能源资源的角度来看,俄罗斯仍然是一个全球超级大国,特别是石油和天然气。俄罗斯是世界第二大石油生产国,甚至超过沙特阿拉伯,同时俄罗斯还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已探明天然气储量,主要分布在西伯利亚,这使俄罗斯成为世界领先的天然气出口国。出售所有这些石油和天然气出口所获得的收入是现代俄罗斯国家和俄罗斯权力的真正基础,因为它们提供了高达 50% 的俄罗斯政府预算,约占俄罗斯整个 GDP 的 30%。俄罗斯利用向国外出售石油和天然气所赚取的巨额资金来资助其军队偿还债务,节省现金,并为自己恢复为全球大国提供资金。因此,俄罗斯实际上是一个石油国家,就像沙特阿拉伯或伊朗一样,并且是欧洲唯一一个位于欧洲的石油国家。他们的大部分天然气都卖给了欧盟的客户,以至于欧盟整个天然气供应的 35% 仅来自俄罗斯,其中包括世界第四大经济体德国,他们进口了近一半的天然气来自俄罗斯。因此,从莫斯科的角度来看,双方都严重依赖对方,这种贸易关系的任何中断都将是灾难性的。而乌克兰是未来最有可能发生这种中断的地方。


早在苏联时代,当俄罗斯和乌克兰都是一个国家时,整个乌克兰都修建了管道,几乎就像一座将天然气从西伯利亚来源直接输送到欧洲客户的桥梁。但是突然之间,在苏联解体后,乌克兰是一个独立的国家,它向俄罗斯每年征收数十亿美元的关税,以继续使用他们的国家作为通往欧洲的天然气桥梁,而俄罗斯没有其他选择不得不同意,因为其他地方的管道基础设施还不存在。直到 2005 年,俄罗斯 80% 出口欧洲的天然气都是通过乌克兰的管道输送。但几十年来,俄罗斯一直试图通过建造多条新管道来解决对乌克兰的过度依赖问题,这些管道完全像亚马尔一样避开乌克兰,横跨波罗的海下方的白俄罗斯北溪一号和二号,直接从俄罗斯到德国。莫斯科计划到 2024 年,俄罗斯将与黑海下的 South Stream blue stream 和 TurkStream 一起成为最大的单一管道,届时俄罗斯计划完全停止通过乌克兰的所有天然气出口,政府将节省数十亿美元的关税。


显然石油管道已经不足以使乌克兰对莫斯科形成威胁。但是2012年初首次发现,乌克兰在黑海的经济特区可能含有价值超过2万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大部分集中在克里米亚半岛周边。2010 年代初期的技术进一步进步使得从页岩岩中成功钻探天然气和石油开启了乌克兰潜在的页岩气热点。从 2012 年开始,东部的哈尔科夫和西部的喀尔巴阡山脉周围钻探突然出现了一种非常现实的可能性,毫无疑问,乌克兰拥有世界第 14 大天然气储量,仅次于澳大利亚和伊拉克。作为一个相对贫穷的国家,乌克兰一直缺乏成功大量收获这些资源的资金、技术或设备。但这一切都改变了,不久之后,乌克兰政府开始向壳牌和埃克森等公司授予勘探和钻探权,这意味着很可能在几年内,这些西方公司将使乌克兰转变为欧洲第二个石油国家。这不仅会成为俄罗斯向欧盟供应天然气的直接和严重的竞争对手,并同时对俄罗斯政府的预算和国内生产总值构成重大威胁,而且还会为乌克兰最终加入欧盟提供一条捷径。


在这些发现刚刚出笼的时候,负责乌克兰的人是维克托·亚努科维奇,他是一位亲俄罗斯的政治家,只要他担任总统,他就让乌克兰在政治上与莫斯科的利益保持一致,所以这些新发现并没有直接威胁到俄罗斯。但当 2014 年 2 月,突然间,他的政府被推翻,一场亲欧盟和亲西方的革命在基辅发生。莫斯科迅速趁机入侵乌克兰部分地区,以历史原因和保护的名义占领克里米亚半岛。通过占领克里米亚,俄罗斯还直接控制了乌克兰三分之二的海岸线,进而控制了乌克兰海上经济特区的绝大部分。而乌克兰潜在的近海石油和天然气储量的 80%都在那个经济特区里。此外,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半岛钻井设备等资产被俄罗斯人抢占,彻底削弱了乌克兰政府未来挑战俄罗斯的潜力。


俄罗斯永远不能将克里米亚还给乌克兰,因为那样它就要交出整个经济特区中的天然气资源以及战略港口城市塞瓦斯托波尔,塞瓦斯托波尔是少数几个全年不结冰的港口之一。俄罗斯海军可以使用并且需要在整个黑海和地中海开展行动。如果克里米亚回归乌克兰,乌克兰加入北约,他们将重新获得威胁俄罗斯政府主要收入来源的能力,俄罗斯海军最具地缘战略价值的港口将永远失去。


三、水与气候


克里米亚几乎是一个岛屿,只与欧洲其他地区松散地相连,干旱的阶梯上覆盖着咸水沼泽,淡水很少。在俄罗斯入侵和吞并之前,克里米亚 85% 的淡水是从苏联时代建造的运河从第聂伯河引水流入半岛。在 2014 年俄罗斯人接管它后,乌克兰用水泥填满了北部剩余边界内的运河,阻止了淡水流入现在俄罗斯占领的克里米亚。结果,从那以后,克里米亚萎靡不振。现代气候变化让一切变得更糟,2020 年是克里米亚 150 年间最干燥的一年,现在的水库水位不足 7%。即使在俄罗斯人在基尔切直道上建造了一座价值近 40 亿美元的桥梁后,该市也不得不对供水进行定量供应。这里连接半岛到俄罗斯大陆,海上运输很困难,半岛上超过 200 万人的生活在吞并后变得越来越艰难。俄罗斯政府每年不得不花费数十亿美元在财政上支持克里米亚,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条运河被另一边的乌克兰人关闭了。乌克兰显然没有任何重新开放它的意图。因此,乌克兰当前的危机也可以从气候和水冲突的角度来看。这也是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最大原因之一。现在。乌克兰现任总理泽连斯基曾多次表示,乌克兰国家反击的主要目标是从俄罗斯手中夺回克里米亚半岛。


目前,乌克兰没有足够的能力来挑战更为强大和有能力的俄罗斯军队。但在未来,乌克兰加入北约,在克里米亚和俄罗斯之间或在东部叛军占领的顿巴斯爆发模糊冲突,又有谁说得清谁挑起事端呢。假设乌克兰触发《北约条约》第五条,该条指出,如果北约盟国是武装袭击的受害者,则该联盟的每个其他成员都会将这种暴力行为视为对所有成员的武装袭击并将采取其认为必要的行动来协助被攻击的盟友。因此,未来克里姆林宫的当权者担心的是,乌克兰将拉拢北约其他国家与俄罗斯作战,夺回克里米亚。那时莫斯科知道这场战争他们必然成为输家,不仅因为北约更先进的军事能力,还因为俄罗斯自身的内部人口问题。


四、人口减少的压力


自从苏联解体以来,俄罗斯的死亡人数一直超过出生人数,俄国的生育率一直是世界上最低的。因此,从那以后,俄国的人口几乎一直在减少。 2020 年疫情开始以来,人口减少的问题变得更加严重,俄罗斯目前正在经历有史以来最大的和平时期人口下降。在所有有记录的历史上,甚至比九十年代还要糟糕。目前,俄罗斯约有 2500 万处于服兵役年龄的男性,但政府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潜在的人力资源只会越来越少。


因此,有理由推测克里姆林宫的内墙后面认为,俄罗斯等待对乌克兰采取行动的时间越长,它在未来就会变得越困难。所以越早越好。通过占领克里米亚并在乌克兰东部的顿巴斯地区造成冲突,俄罗斯迄今已成功地将乌克兰排除在北约之外。通过在边境增兵并在白俄罗斯举行联合军事演习,莫斯科能够进一步向乌克兰发出他们处于危险中的信号,这可能会使乌克兰的投资者恐慌并进一步造成资金外流。


五、乌克兰境内的两个独立国家


八年前乌克兰东部的两个州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宣布从乌克兰独立,得到了俄罗斯的财政和军事支持。但是他们的独立一直遭受乌克兰政府的镇压。八年里乌克兰政府屠杀的人数达14000多,而西方媒体从来不给予报道与关注。多年来,这两个独立国家的大部分领土一直由乌克兰政府控制,无论两国的平民如何请愿抗争。在俄军此次进入乌克兰之后,两国的政治领袖立即一致代表本国公民要求俄罗斯承认这两个国家是独立于乌克兰的主权国家,俄罗斯欣然应允并立即将他们的军队部署到这两个国家“解放”两个国家的人民。目前还不清楚普京最终对乌克兰有什么计划,他也可能计划在南部接管乌克兰,同时将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带入俄罗斯,将克里米亚与第聂伯河和运河与黑海其它地区隔开,并将该地区永久转变为内陆国家,以确保俄罗斯和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在他的防御范围内,把共同防御北约的防线进一步推向位于喀尔巴阡山脉和波罗的海之间、跨越波兰边界的北欧飞机更狭窄的开口。这样可以保证乌克兰永远不会被北约利用来对付俄国。


显而易见的是普京要求西方同意三个主要条款:首先是防止北约的进一步扩大。第二是拒绝允许联盟在俄罗斯边境部署冲击性武器系统。最后,集团在欧洲的军事能力和基础设施恢复到1997年签署《北约-俄罗斯成立法》时的状态。当然,西方和北约永远不会接受这些条款中的任何一条。普京肯定知道这一点。从地理安全、石油和天然气经济、气候变化、克里米亚水资源短缺以及俄罗斯自身敏感的内部人口危机等角度来看,很明显俄罗斯对乌克兰的主要担忧是什么。


只有时间会证明俄罗斯和普京如何应对这些担忧。但是通过分析普京以往在危机时期的表现,我们应该可以估计一下他将来会如何采取行动。 2008 年俄罗斯军队入侵格鲁吉亚的战争最终成为 21 世纪第一场欧洲战争。阿布哈兹和南俄、塞迪亚都被俄罗斯承认为完全独立和独立的国家。然后,俄罗斯以格鲁吉亚占领两国为借口向两国部署军队,并从那里开始对格鲁吉亚其他地区进行全面的陆、海、空入侵。在随后的 12 天激烈战斗中,俄罗斯人占领了阿布哈兹和南俄,格鲁吉亚境内的塞迪亚巩固了他们事实上的独立,普京有效地肢解了该国,使近 20 万人流离失所,并导致格鲁吉亚与俄罗斯断绝了所有外交关系。然而,这最终是俄罗斯和普京的决定性胜利,因为它成功地阻止了格鲁吉亚加入北约。而当时北约正陷于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泥潭,普京的举动几乎没有受到国际关注,西方仅以单薄的谴责把此事不了了之。就在不到六年之后,普京在克里米亚和顿巴斯对乌克兰故伎重演。如今2022 年,历史似乎会再一次在顿涅茨克,卢甘斯克和乌克兰重复。


六、意识形态冲突


了解普京与西方冲突的原因除了上述外在因素外,还有另一个深层的原因-意识形态的冲突。根据西方媒体的描述,普京是继承苏联极权体制的独裁者和民族主义狂人。确实,普京在过去二十年里一直把持着俄罗斯的最高权力,对试图夺取这个位置的挑战者毫不留情地打压。但是,普京在俄罗斯的所作所为又明显地表现出他对共产主义无神论意识形态的极大否定和对基督教信仰的高度忠诚。他统治的二十年里,西方处于拥抱新世界秩序的狂欢中,而普京和俄罗斯却在去共产化和恢复东正教传统上迈进了一大步。在全球一体化的浪潮中,普京成为全球主义精英的眼中钉,一个横在西方世界的梗。全球主义精英在大力推动同性恋变性文化的同时,普京是少数公开表达反对同性恋合法化的世界领袖之一。他在对待难民、边境等问题上都采取了与全球主义精英截然相反的做法。这两年的疫情更使全球主义者试图掌控全人类的企图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普京独立于他们掌控的金融、政治体系之外使他成为全球主义财阀所控制的西方主流媒体的众矢之的,对他的污名化的各种攻击从未间断。


三十年前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面临巨大困境,欧盟如日中天成为所谓民主自由的表率和繁荣富足的典范。然而这些表面的繁荣背后的代价是什么?看看欧洲的现状:难民大量涌入;传统文化断崖式消亡;基督教信仰被无神论极乐主义取代;白左以政治正确搞一言堂,打击异己;政府被各种利益集团收买利诱;人民的言论自由和出行自由受到极大限制。这一切使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全球主义精英对世界的设想无非是共产乌托邦和纳粹极权统治换汤不换药的重新组合,而普京对他们虚伪的指责则恰恰体现出他不与邪恶共舞的决心。


乌克兰目前还不是北约国家,但是北约的喉舌与掮客已经四处游说为出兵乌克兰与普京对抗做铺垫。媒体8年间对乌克兰政府屠杀14000反抗人士只字未提,不禁使人怀疑北约出兵的真正意图并不在于保护国家主权和人民利益,与公平正义、人道主义没有半点关系。乌克兰到底是谁的利益所在呢?众所周知,乌克兰是世界上第三大腐败国家,过去十年的经济发展养肥了不少吃里扒外的政客和掮客,但是乌克兰的普通百姓的生活仅仅处于温饱。所以乌克兰的利益肯定不属于乌克兰的老百姓。


想知道乌克兰都是谁的奶酪,就需要了解下两篇 (待续)


北约为什么不答应普京

第三次世界大战序曲《二》

主流媒体说不出口的真实利益


美国再次面临核威胁、何去何从?

第三次世界大战序曲《三》

主流媒体说不出口的真实利益


1,865 次查看2 則留言